轻之国度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轻之国度 > 九州秘藏 > 第二章:来袭

第二章:来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破风声。
  我立即起身,这种久违的感觉使我浑身紧绷。
  昊子见我有些不对就忙问:“迁子,怎么了?”
  有杀气!
  “杀气?在哪?”
  这是我常年厮杀,暗杀,对危险预知领悟得来。
  “昊子,留神。”
  我提醒着昊子,提醒昊子的同时,我也留意着周遭的动向。
  “知……”
  可还没等昊子说完第一句话,在不远的林中传出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,这时,我和昊子互相对望,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思,响声临近,我怕事有不妙,右手快速放在腰间天葬的刀柄之上,昊子手中也握着工兵铲摆好架势,只见,噌的一下从前方漆黑的草丛中窜出一个黑影朝我袭来,昊子大叫一声:“迁子,小心!”
  “啊!”
  我一听这声惨叫,完!
  只见,黑影一记正蹬将昊子踹出老远!
  操的,昊子呀昊子,你提醒我的同时,你自己到是也小心一点儿呀。
  “昊子,你没事吧?”我问着。
  昊子站起身来捂着胸口忙道:“迁子,小心点儿,这位是狠主儿!”
  说完,扑通一声儿又倒在地上动弹不得!可见,这一脚得有多狠!昊子的本事我是了解的,绝对不是什么花拳绣腿的脆皮,而能让他这种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的人还真不多,连抗击打能力一流的昊子都接不住一脚,此人定是高手无疑!
  “迁子!干他!我操,疼死我了!”躺在地上的昊子大喊着。
  待昊子话音刚落,黑影也顺势到了我的近前,我瞬间抽出天葬,天葬在黑夜中划出一道凌厉慑人的平行线,我使出的是日本剑术居合道中的拔刀术,拔刀术本来就是一招制敌的招数,我本以为来人会被我一刀斩首。
  “葬送!”我怒吼着。
  没想到他突然止步,上身往后半仰,刀尖在距离来人喉咙前两三厘米的地方划过,我见没砍中,将刀返握顺着刀锋回劈来者,他也用快的离谱的速度从大腿外侧拔出一把短剑回挡,我手中的天葬与来者的短剑相交的一瞬在黑夜中迸射出几道火花,就这样我们双方彼此僵持了一阵,这下我才看清来者的面貌,此人中等身材年约五十半岁左右,可还没等我好好的打量来人,就在此时老者的剑犹如流水般的顺势直落,我一刀劈空,他的短剑也趁势直冲我的面门袭来,我暗道,老帮菜果然够毒辣,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攻势,我的反应稍稍迟钝,快,真的快,快到我的反应都有些跟不上了,我见此状连忙左脚一踏,一个极闪才避过老者的致命一剑,但是短剑的剑锋依然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一条不深不浅的口子,我几个后跳与老者拉开距离,见我挂了彩,他的嘴角也是微微上扬,看他如此的嚣张,我对着自己的手臂指了指并且向他示意,这下老者才反应过来,看到自己的手臂也被我划了一刀,见自己居然受伤了,立刻用眼睛狠狠的捥了我一眼。
  或许是他少有受伤吧,不知道何为疼痛,也可能是因我伤了他,此时的他对我的杀意又重了几分!老者也不管这么多,凌空一跃直接挥剑朝我劈来。
  高手对招,这是对自己的力量极为自信的一种表现,若是对方力量强于自己的话,那就绝对不会有如此行为,因为两人对招时,一方面是技巧,其二就是力量,他举刀由上至下劈我,他的力量若是小于我,就会被我挡住反杀之,所以他对自身的力量有着绝对碾压我的自信!
  此僚甚是嚣张,不过,我夏玄迁也不是白给的!
  我抬刀硬抗……
  轰隆……
  没错,我接住了老者的这一剑,见我接住了,老者也是颇感意外,我学着老者之前与我对招的剑术,将天葬直落,我顺势后退一步,老者剑招劈空,我趁着他还无法收招调整身形之际,挥刀直戳老者胸口。
  “葬送!”
  计划赶不上变化,我本以为这一次此僚必死,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哪里又抽出一把短剑,逆旋一百八十度将刺向他胸口的刀尖直接砍落向下,天葬前端直接落在老者脚下的地面,见我刀落之时,挥动双剑直接朝我砍下,见此,我将身体右转四十五度,前后两柄双剑在我的后脑与面门擦过,同时我作势将刀锋向上,提刀往上便划,由于他刚才的直接出招,我这一下,他就算想躲也是躲不掉的。
  不过,我还是想多了,这老鬼实战经验着实丰富,他右脚强踏地面凌空跳起,双剑以交叉之势轻轻松松挡下,紧接着,他一个半空前空翻双脚正中我的胸口,这一脚不说有百斤之力也差不多了,我一下被送出去足足两米远,起身之后也不由的捂住胸口,我终于体会到昊子被踹飞的感觉了!
  我知道,这还是在半空之中,如若在地面之上,全力一脚的话,别说能不能站起来,不死就不错了。
  老者不给我缓神之期,又是以凌厉之势的剑招朝我挥来,我自己的长处与弊端我是知道的,虽说拳脚功夫我不如来人,但是单以剑术来讲我绝不逊色于他,天葬虽是武士长刀可我的剑招偏向小巧凌厉,而恰恰相反的是,老者的剑招却是大开大合。
  砰砰砰!
  又是多次的兵器互相碰撞,树林中传出一阵阵的刀剑交鸣之声,由于多次承受老者的攻击,我的右手虎口处都有些被震麻了,我趁老者换招之时瞬间平砍出去,估计老者早看出来了,身体后仰双手撑地,一个鹞子翻身退出三米远。
  这种强者我也是少有遇到,就算是国家政府的高官身边也不会有身手如此了得的人。
  我看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心想着,不行就把冥器给他算了,我们走了便是,相对于冥器来说还是命更重要一些,但又想到,从老者出现开始一眼都没有往装有冥器的包上看,我眯眼望着老者,想要看出点什么,可他也是直直的看着我,老者双眼中迸发出的寒光看的我浑身战栗,红白双剑之下得是有过多少人命啊!弑人如杀鸡屠狗,在这种人眼里人命丝毫无意。
  啧,久违的感觉了,一路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